定位文字

個人部落格
在CheLinChan.com外的Che-Lin Chan,
一個用來記錄各種事情的網站。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心得]面試心得(人生無限公司 二面)


3月19日,人生無限公司面試的第二天。

今天,一個從去年 Just Rock It 台北場(南港C3停車場的那兩場)就說要一起看演唱會的好友-來自桃園的楊先生,一直都湊不出時間(或買不到;或沒錢買票),直到3月19的這場人生無限公司,他才真的有緣可以來看五月天的演唱會。

3月18日共乘計程車回家後,立即騎車去載剛搭乘客運到台南的朋友。先前提早告知朋友,我在3月18也有演唱會要參加,所以要求朋友搭乘晚間十點的客運,才能剛好銜接上我的時間。這次我也是算得很好,朋友到達的時間與我差不多,雙方都沒有等太久。不過演唱會結束都很累了,還要出去載朋友,真的是有一點麻煩。

來自桃園的楊先生這次是第一次來看五月天演唱會。


二面:3月19日

3月19日已經不像昨天一樣需要提早很多出門了,畢竟該買的週邊產品昨天就買完了。3月19日拖到下午兩點才出門。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昨天因為快車時間配合不上,因此搭火車前往高雄車站後再轉乘捷運至世運,今天則是有時間配合得上的莒光號列車,可以搭乘至新左營站,轉搭演唱會接駁車。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第一次知道演唱會有接駁車,是在去年8月13日參加 Just Rock It 時看到路邊停了很多演唱會接駁車。在此之前,我從未搭乘過五月天演唱會的接駁車,在這次還特別去多加瞭解接駁車的資訊,準備善用這個主辦單位提供的方便交通選擇。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到達世運主場館後,花了一點時間詢問入口處(我的位置是這次視線不良,昨天臨時公告被換位置的看台區域之一)。進場前還陪朋友逛了一下世運的攤位,朋友的感想跟我一樣是這裡東西真的很貴。


這次3月19號買到的位置是身心障礙席,原本位於舞台正前面的北131區,但據說是因為臨時在131前面搭起了一個中控台,因此131區的座位被移至搖滾C1區後方(昨天在排隊實名制入場時,也聽到工作人員在說130、131、132被改成搖滾區了)。但是身心障礙席並沒有被更換位置,而是被改為舞台左側的東145區上面。(這邊視野還比C1後方好呢!)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身心障礙席位於二樓看台最後方,是我很喜歡的一個位置,因為它前面有非常大的空間,我在這裡可以隨心所欲地跳。

即使被換了位置,但依然叫做131區。

整個北131區只有楊先生與我,當我不在位置上時楊先生
看起來格外孤單;前方看台的空位是原本的北131區。

這次的開場嘉賓是鼓鼓。鼓鼓一直是一個很多人不喜歡的藝人,包括我。因此鼓鼓開場的時間我則是運用來多拍一些螢光棒藍海。


由於今天買到的座位特殊,因此工作人員看來謹慎了多。在開場前,本來131區幾乎是坐滿的,後來工作人員過來告知剛剛他把幾個人帶錯位置了,需要看一下我們票根。後來查出是除了我以外的位置都是帶錯的,造成了整個131區只有我與我朋友的窘境。

這位楊先生是我熟識已久的深交,比家人還親近的一位朋友。我一直以來最期待的就是跟他一同來觀賞五月天的演出。還記得今天唱《兄弟》這首代表友情的歌曲時,搭著這位朋友的肩,我哭得跟看到鬼一樣淒厲。

而楊先生是在HIGH這種事上表現較為含蓄的類型,不會跳也不會唱,從第一首歌《派對動物》就跳到心臟痛的我,在旁人眼中應該形成了不小的反差。


驗票。在開場前來驗票,是非常合理的。但是開場後,阿信唱完第一段,開始talking時,竟有工作人員前來要求驗票。我告訴他,在開場前已經驗票一次了,但他依然堅持要看票根,令人不是普通的火大。最後我從錢包裡拿出票根給他,並問一句「要查那麼多次,那我把票黏在這裡好不好?(手指椅背處),結果我拿成一張500元鈔票,他立刻將鈔票塞回給我,這時我才發現拿錯東西,趕緊找出票根給他檢查。

在表演人說話時的這個時間點來查票,是我見過最不合理的行為。在他查票結束後,阿信說話也說完了,我朋友告訴我他整段都沒有聽到阿信說了什麼。

朋友的這一句話,使我非常無法接受主辦單位這種在說話時查票的行為。在演唱會結束後,我先詢問朋友是否急著離開,在朋友表示不急著離開後,我前去找了其中一位工作人員,要求工作人員協助請他的主管來讓我申訴。結果來了一位主管,身上掛著的識別證還是寫著PT。這位主管表示「驗票是為了保證你們的權益」,但對這樣層級的工作人員申訴,我害怕我的訴求無法成功傳達到上層。因此我又要求他去找更高階的主管來。

等待了十多分鐘後,更高階的主管終於出現。主管一來,就詢問我有什麼要申訴的事項,在我告訴他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我向他詢問是為什麼開場後要來驗票,他表示「開場後進行驗票是正常程序」,並提出幾種我們會被驗票的可能性:「有可能是有的歌迷進來了,看到有座位他就坐了,我們不能確定那區域是不是他們的座位」、「今天您來坐身障席,我相信你們會有你的管道會買到這個區域」,「可能是剛進場的時候有人坐在這邊,但被趕走了。之後你們來坐這邊,被其他觀眾反應空位怎麼會有人坐」。

我向他表示我的重點「其實我是認為開場後來驗票很奇怪沒錯,但不是很嚴重。嚴重的點是,別人在講話,你跑來叫我驗票?」

這位主管則是說道「那我告訴你,今天如果他不講話,他是在唱歌,他也是影響到你。所以開場之後,不是講話就是唱歌而已。」我則是告訴他「你想一下,我們會非常清楚他歌到底在唱什麼,錯過了一段歌,我們非常清楚(歌曲內容),就算我們沒聽到歌,我回家耳機戴起來,一模一樣的歌詞(可以把沒聽到的聽回來)。今天他講話會收在DVD裡嗎?不會。我有任何辦法再聽到一次他講的話嗎?有逐字搞嗎?有影片嗎?完全沒有。這是歌跟講話的差別,你選在講話(的時候驗票),我跟你講我票被驗完了,我很需要聽他講話,你硬要打擾我,最後搞得我們兩個人好好來看演唱會,什麼話都沒聽到。」

「關於這部分我只能跟你說很抱歉,驗票這部分是上頭要求強力執行的...」

這時我注意到一點:這個主管仍然是PT。我問他他是PT,他表示「我是工讀生,工讀生的頭」這時我很納悶,我要求要「主管」,怎麼會找個工讀生來見我?而他則是說「我就是工讀生的主管,有問題你可以到服務台這邊去反映。」

聽到這裡也能知道,要跟更高層的主辦單位人員接觸,只能夠等隔天再到服務台去申訴了。


散場後,我與朋友一人一台平板電腦,一起舉著我昨天用來找尋共乘同行者的這張圖片,準備尋找今天的同行者。

自從昨天他得知我舉了整天的牌子卻沒有半個人加入共乘後,他信誓旦旦地表示「我比較帥,一定會有人來。」我是不太相信他的話,但是今天走在世運大道上,往捷運站的路上有兩對,共四個人來詢問。但看起來這四個人似乎問完後都認為這個時間還有客運,其中一對還邊聊著客運邊離開了,令我們有點摸不著頭緒。

我們在世運大道上的攤販買了些點心。

最後在世運大道往捷運站的路上,我們仍然沒有招募到任何同行者。

一到高雄車站,我們舉著牌子往客運站前進。途中一位計程車司機唸出了我們牌子上的文字:「高雄到台南共乘,你們在找人喔?」

我前面的幾個女生一聽到這句話,轉頭回來說對共乘有興趣,之後更前方的一個女生也回來表示想加入共乘。

_,真的我朋友來舉比較多人?我想應該事情不是這樣的。

在世運大道上會有人來找我們這一點很好解釋-我在昨天搭乘計程車時回程時,計程車司機告訴我「你只有一個人不太好湊,大家都找兩個一對一對的」。因此我想今天在世運大道上,大家是看我們兩個人走在一起,所以才來找我們。

而在高雄車站更好解釋了。如果計程車司機沒有把我的牌子唸出來,我們根本不會被前面的注意到。

對,楊先生,事實就是這麼殘酷。

我們基本上就在火車站附近湊齊人數了,以一人250的價格載回台南火車站,結束了這第二天的面試。

本次面試結果:錄取。

而之後我也在尋找一個與我們一起共乘,但是聽說在嘉義下車的女生。我就不要在這裡佔太大的篇幅了。在我打這篇心得文時,距離3月19日已經過了15天了,我依然尚未找到他。

更多關於我在尋人的消息,請到這個網頁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