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位文字

個人部落格
在CheLinChan.com外的Che-Lin Chan,
一個用來記錄各種事情的網站。

2017年4月12日 星期三

七號公園再次登場是這個三月


3月21日,人生無限公司高雄站的最後一場上,演唱會結束時公佈了3月29日將在台北舉辦活動的廣告。

在演唱會上,我的看台區離螢幕非常遠,那個廣告我怎麼看都看不懂寫什麼。但是看到「台北」、「3月29日」就知道肯定又要辦活動,肯定又要排隊了。

這一次到底要提前多久去排隊,我實在計劃了很久。上一次在西門町,我原本打算在活動當天搭乘早上的客運,在中午抵達西門町,但在PTT上看到深夜已有大量歌迷在排隊,馬上取消客運票,改買了早上六點多的高鐵。當天早上八、九點到西門町,但還是有長長的隊伍排在我前面。

因此這次在大安森林公園,我決定提早更多的時間去。

原定要在3月28日搭乘早上十一點的客運前往台北,後來因為多種因素考量,改成晚上十一點的客運前往。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這次官方也說不承認夜排,但我想我當天凌晨開始排隊,應該是不算夜排。

這次孤身一人前往台北,朋友不是要上班、上課,就是沒有瘋狂到想排整個晚上,因此到大安森林公園後,我的首要任務就是跟附近的五迷博感情,到時候有任何需求才能互相照應一下。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張貼

Che-Lin Chan(@chelinchan24)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在凌晨四點前到達台北,沒記錯的話,是比預計時間的四點十分早了快半小時。從轉運站搭電梯到一樓後,馬上就有計程車招呼人員來問我要不要搭車。

搭乘計程車時,司機在車上播放昨天新出的《我心中尚未崩壞的地方》MV,我還稍微跟司機聊了一下這MV,與五月天今天的活動。

搭乘計程車抵達大安森林公園後,憑著直覺走到了大安森林公園音樂台(手機GPS壞了,也不能指引方向)。

一到大安森林音樂台,看到這裡人山人海的,草坪區好的位置都被坐走了。這次沒有準備太多東西,帶著一個包包就上路了,也沒有準備地墊之類的,因此只能坐在走道附近的位置。這個走道真是史上最難坐,凹凸不平的石磚就像坐在健康步道上,整天都在屁股痛。

與週邊的五迷稍微認識一下後,我也能自由的去上廁所、購買礦泉水。

凌晨三點五十七分。

這次排隊不是早來就會有座位區,還要猜入口在哪裡。在中午時,大家開始在舞台左右側排隊,看起來的確可能是座位區的路口,但這是一個有點大的賭注:如果不是左右兩側,我之後也會失去草坪區的位置。這草坪區離舞台也不是很遠,是可以接受的位置。

坐在我旁邊的兩個中國人與我旁邊的五迷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排舞台兩側的隊伍,我是表示想繼續待在這草坪區。

凌晨五點三十四分,天空漸亮,滿足拍攝全景照片所需的光源。

結果最後還真的是舞台兩側進場,不過草坪區也是不錯啦...

今天整天基本上就是漫長的等待,看著幫忙維持秩序的五迷圍剿那些趁亂跑進草坪區的民眾,一下圍剿;一下叫警察、記者,也是挺有趣的。附近也有帶著樂器來的人在即興表演,周遭的人也跟著合唱,看到了五迷的團結與和善。

這次的體驗跟西門町差別非常大,工作人員不斷宣導坐在草坪上的之後就不要移動了,大家也真的就沒有移動。

凌晨六點二十五分,可以看到我的位置會稍微被鷹架擋到怪獸。

原以為會像西門町一樣,開場後大家會往前、中央移動,屆時我可以向中間移動,找到一個更好的位置。但因為工作人員積極宣導,表演開始後,大家也不像在西門町能往前就往前,也都沒有站立,所有人的位置就是當初他們來排隊時坐到的位置,秩序非常好。

在西門町時完全沒有關於秩序的宣導,場面有點亂,也非常擠(大家有空細就往前,本來排在最旁邊的我也被推到正中間...)

基本上這整天在做的事情除了等待還是等待,也跟附近的五迷聊了整天,感覺時間沒有想像中的難度過。途中工作人員也來試音了兩次,帶來了《志明與春嬌》與《最重要的小事》兩首歌。

下午六點零二分


不得不說,這個地板坐的實在非常痛,今天跑了三趟便利商店,是我唯一可以讓屁股稍微休息的時候(便利商店超遠,換腳遭殃了。)

雖然沒有去賭座位區的人,大家幾乎都是整天都坐在自己位置上,但有一個在我前面坐著的人,竟然趁亂跑到更前面的中間...

在開場後,雖然怪獸有一點看不到,這次離阿信的距離雖然還是很遠(在小巨蛋體驗過離阿信一公尺的距離)但是能看到阿信我還是很高興,因為我是來看阿信的。

下午六點三十五分。



這次演唱會不能站著還真的有點怪(站起來會擋到後面第二層草坪區的觀眾),到國璽表演《我愛夏天》時,國璽喊了聲「站起來!」大家都站起來,後面的草坪區好像還搞不懂發生什麼事,開始要大家坐下來。

幸好到《軋車》、《最好的一天》這兩快首歌時,前面的人耐不住腳癢站了起來,我們後面的人也才得以跟著站起來。(還有沒有注意到前面情況的工讀生叫我坐下來,我還指了一下前面全部都站著的人群給他看...)

在開場後,後方還是一直發生某些突發狀況,還得用手摀住耳朵後方隔絕聲音,才能專心聽台上的Talking。

在安可前,我身旁的有不少觀眾提前離開了,多出了不小的空位,我也請周圍的觀眾向空出來的位置移動,得到了更好的視野。之後帶來安可曲《最好的一天》,全場站立,我也得到了很大的空間能跳動(演唱會就是要跳啊)。‘

今天是五月天的20週年,回到最初的地方,只有星空和五月天。因此我也沒有攜帶螢光棒,但是沒有螢光棒的看演唱會還真不習慣,揮手實在比揮螢光棒累得多。

演唱會結束後,我也繼續舉著尋人的牌子(這一次放在電腦上舉,畫面更大更顯眼),邊往捷運站走邊舉。本來想在大安森林公園多做停留,花更久的時間來舉牌子。不過今天實在疲倦,走到捷運站外,與今天也到現場觀看大螢幕的朋友會合後,就進入捷運站了(之後等客運的時候還一直差點睡著呢)。

在昨天晚上睡了一下後,在客運上也睡了整趟,但睡眠時間感覺實在短,今天感覺就像有48小時那麼長。

這樣花大量時間與精力排隊,看這兩小時的表演,值得嗎?

能夠來到現場,參與五月天二十週年的這一刻,我只能說非常值得。

結論:

這次的解壓縮情形雖然很嚴重,但整體秩序跟西門町完全不同,有宣導實在有差。尤其是表演開始後大家都留在原地,沒有往前移動,開場後也都坐著觀賞,是我意想不到的。

還有下次排隊要記得帶墊子,而且還是要早一點去。